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2018201429李旺岐的博客

blog.163.com/liwangqi/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15.北方【原创】漫谈博客博文及其它(杂谈)  

2013-07-30 10:30:2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北方【原创】漫谈博客博文及其它(杂谈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漫谈博客博文及其它    (杂文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北方

  当初,我不知道博客为何物,在偶然间浏览网页时,看到了博客里的几篇博文,十分精彩,于是对博文产生了浓厚兴趣。 我想,在这网络信息如此丰富、发达的今天,或许人的行为会变懒。不是有这么一句话说“全国一篇文章”吗,只要起头的谁写出范本,如果我们要使用的话,首先从网上下载,然后略加修改,换一换称谓、地名就行了吗?为何有如此“数目繁多”而又“面目全非”的好文章!显然,那种以点带面的说法是错误的、站不住脚的。我近似于网盲,见识短浅,平时上网仅仅玩玩游戏,看看新闻而已。我怕上网,这是因为我一上网,看到那花里胡哨、令人目眩的网页排版,看到那眉飞色舞、招摇过市的广告图片,顿生卖弄之嫌,厌恶之感……我一味固执己见,认为上网无异于消磨时光,浪费生命。要真正获取知识,不如去翻阅纸质的书本。

  哎!真是少见多怪,不知不为怪,要怪就怪无知吧!

  后来,我喜欢上网,不看别的,只点博客,品读博客写的博文:网易博客生活气息浓,综合性强,博文大多是博客们转载的,原创的较少;新浪博客里诗文多,原创的也不少,博文深浅有别,各具特色;搜狐博客注重时事,娱乐视频花样繁多;腾讯QQ包揽万物,宽容大度,什么都有。至于其它网站的博客或空间,我由于无暇顾及,未曾去过,不敢多言。随着电脑的广泛运用,博客日渐大众化,正如广场舞的推广与普及的大众化一样。博文是为记录生活的,跳舞是为锻炼身体的,共性标准当然有,个体目的更明确。达不到共性标准了,先实现各人的个体目的。于是,做生意的,贴广告的也屡见不鲜,用美女招引眼球的更为平常事。在虚拟的世界,寻找真实,莫不是自寻麻烦,自找苦吃吗?总而言之:在我的感觉里,网络世界是一个既丰富多彩又神奇诡秘的无底洞,即便孙悟空在世,也钻它不透,何况象我这样对电脑一窍不通的人呢!我赞叹网络健儿们的游刃有余,我佩服博客专家们的放荡不羁!

  再后来,我迷恋上网,一时兴起,遂将自己的几篇小习作输到了网页上。为何我如此这般?

  我慎重申明:我学历不高,学识更浅,写不出好作品,即便写了,仅供交友;读一些杂书,有时引用几句,忘记注明出处,请大家海涵;本着学习的态度,几篇薄文,一串汉字,可以修改,不怕批评指正;倘若因文字的不经意,伤及无辜 ,连带了他人,要当即赔情道歉,迅速将博文删除;爱抒发自己,喜吐露情感,常孤芳自赏,好捉摸自己的感受;不隐喻,无暗示,无指代,反对别有用心;坚决拥护伟大的时代,热爱美丽的祖国,感谢光荣的中国共产党;尊重人民,敬重劳动者;赞赏党的好政策、方略,明确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;讨厌牵强附会,动辄将一篇小文章与时事政治挂钩;用博文抒发一下个人情感,未必不可,不诋毁他人,可针砭时弊;憎恶造谣生事,故弄玄虚,借题发挥,歪曲引用;我是平凡的人,无什么特长技能,不加入任何圈子,不入任何流派,不参与任何宗教组织或教门;崇尚科学,不迷信,尽力做一个辩证唯物主义者。

  我的申明二:我写博文无它意,不为发表,不为成名,除了以文会友外,还是因为我喜欢写作。过去所写的文字都已散失,常常想起,觉得挺怜惜。听朋友说网上能保存文章,故而,把网页当草纸、当笔记本拿来使用罢了。不为出风头,不懂电脑,网上写文章等于习练打字,与打游戏、下象棋无两样。文章有人读时更好,无人读了也罢。发表怎样,不发表又怎样。名人大师那么多,经典范文那么多,一辈子都读不完。(李娜唱《青藏高原》,声音绝顶,无人超越,却又改弦易张)。洋洋大国,十几亿人当中,有多少学养高深、出类拔萃者默不作声,谁能数得清?博客中有多少美文美诗谁又能数清。或许,我的几篇小习作连小学生的优秀作文还不如。所以,我的愿望是努力向他人学习,争取进步。

  因而,我的欣赏艺术的标准有待提高,艺术的发展、推广、普及的多元化、大众化、通俗化、多形式有目共睹。留心看看吧:音乐界推出的部分歌星不遗余力仿效外国歌手,虽无旷世佳音,却尽力与国际接轨,高歌几声不算古怪,可以谱入音符;书画创作中少数人另辟蹊径,走老路很难超越,从执笔姿势着手,随意信笔,把字写得越带孩子气越发可爱,越幼稚越天真,字体可以独创,用笔可以独到,面目越新越能参展评分,似乎人人都能当写家子;文学队伍里的冒险家们创作作品赤条条裸露的最好,穿着打扮嫌遮掩,太文雅了嫌羞涩,读起来费时间,伤眼睛,古典的诘屈聱牙不好懂,换做听吧,于是,演讲大师应用而生,通俗学者层出不群;演艺圈不是无剧本,而是在金典上翻新,几部名著一拍再拍,现代剧吹拉弹唱,样样涉猎……如此等等,刚接触还有几份疑惑,我们会不会欣赏?其实,认真一想,他们都在拼命地在实践着,在探索着,都在朝多元的、大众的、通俗的、多形式的方向迈进着……至于有没有达到了艺术的标准,不是正在努力吗!若不明白,仍有疑虑,去观广场舞就会恍然大悟——诺多的人在跳,动作优美的、难看的,舞姿正确的、错误的,甚至还有病态的。广场舞算不算艺术,有几人完全达到了艺术标准,别说初学者,就连经常舞者,有的也别别扭扭,怎样挑剔呢?若叫我本人去跳,连一个动作也跳不来呢!别要求太高,至少,他们都在朝自己的目标不遗余力地奋斗着。我们应当为他们拍手助阵,摇旗呐喊。

  我的申明三:众所周知文章或作品中的“我”与生活中的“我”,不尽相同。这是因为艺术创作需要作者的艺术加工,需要灵感。所以,人们常说“诗人是疯子”。此话有几份道理,因为写诗离不开狂热激情,更需要大胆构思,精心谋局布篇。

  作品的内容力求健康,格调的高低天悬地殊,歌“大江东去……”高昂了当然好,吟“寻寻觅觅……”低沉点也无妨。我做人向来低调,断然出不了高亢的作品,有几篇诗文甚至晦涩;时而彷徨,时而悲怨,顾怜自影的、弱不禁风的内向性格,形单影只、孤芳自赏天生禀性,决定了我多愁善感的人生。文如其人啊,每一篇诗文或多或少蒙一层灰色影印,与时势没有多大关系。改革开放政策这么好,多少人在这样的大好形势下发了家。我读死书,甘守清贫与寂寞,根由在懒惰,与其他有何相干?自己无能耐,埋怨制度,埋怨领导,怨天怨地,才是“驴乏了怨臭弓”!不信就去建筑工地上走走,一个最普通的劳动者年薪也在五万元以上,多数还开着私人小汽车,楼房也能买得起。勤劳能发家致富,谁都懂得这个道理。

 我的申明四:我的笔名北方或李北方。(八十年代在读一本新疆的什么杂志时,因赞赏、酷爱著名作家、诗人周涛的《我属于北方》一诗,夜不成寐,而自取笔名为北方,引以为荣,已使用二、三十时间了。我的那枚名章,启用于九十年代,由我的好友——专作书画、钻研篆刻的登文先生所刻。当时他说发表在什么地方,没有细问。因身处两个地区,一直不联系,转眼二十多年过去了,我答应给他一副履中书法,许诺成空,借此致歉,遥祝他书画创作有成。)偶有诗作面世,不足为道。近来浏览网页,有辽宁博客北方,黑龙江博客北方,甘肃定西博客北方,著名人士李北方等。其它重名者有多少暂且未知。

  我的申明五:平时所读诗文杂芜,创作中引用均加引号并注明出处,因忘记未注明出处时,致使我的作品(诗文)语句与他人原句偶合,或我的作品与他人作品题材发生撞车现象,均作引用论;尊重他人劳动成果,厌恨剽窃行为。我的诗文都是练习之作,模仿之作,难免拾人牙慧,有待学习提高。我的书法均属练习之作,临摹之作,错误、不足之处难免,有待更新、完善,须向博友学习,向大家请教……

  我的申明六:我自2013年7月23日开通网易博客,到2013年9月19日,博客级别为10级;积分为544分;总访问量为9603次。由于多种原因,从今天起我暂时设权限对外关闭自己的博客,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。至于何时重开博客,以后再说吧。实在对不起我的博友们、我的读者们……见谅,见谅!

  我一定要努力克服不足,虚心向博友们学习,向老师、向大家求教,老老实实做人,认认真真做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北方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13、9、19 夜

北方【原创】漫谈博客博文及其它(杂谈)
注:练习之作,仅供交友、闲聊。不妥之处有待更新、补充、完善。
        北方于2013、9、19记(待续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08)| 评论(2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